cheesequake

光不是光,是口袋里融化的橙汁糖。
我不是我,是孤岛星球遗落的花朵。

关于交朋友(1)

开学第一周,是最郁闷的一周,压抑到第二周约了学校的心理咨询师。第三周和咨询师聊了第二次。然后助教和泰迪开始关注到我,生活完全就不一样了。

 (一) 

开学认识了一些新朋友,都是新生。奇怪的是,后来证明,走的比较近的两只竟然都有严重的精神障碍。

第一周,先是紧张繁重的课业负担把我吓到,一周去一次超市都是奢侈。然后以为交了两个容易相处的好朋友,然而一只被ex骚扰到割腕,一只服过抗抑郁的药。在一起的时候,除了吐槽课业负担,就是我来倾听她们这些抑郁之事。除了负能量,还是负能量。也难怪我承受不了去找了心理咨询师。

(二)

她俩和我不同专业,大家又在经历新生必然要经历的适应过...

拍照这件事

能感觉到自己在慢慢从“摄影爱好者”的身份中走出来。

以前狂热地拍食物,po食物,现在想来只有笑。以前不理解,认识的那些摄影师朋友怎么都只有工作时候拍,平常除非遇到特别的可能拿出手机按一张,也不滤镜不p图。现在我也快成了这样的人!

阴差阳错的上了纪实摄影的课,发生了一些好事。也对摄影的看法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。

虽然授课的老师好像颇有争议,但她的一些想法,我很欣赏很认同。走出自己的comfort zone,去拍点挑战自己做点crazy的事情好吗?Present一个知名的纪实摄影师,别给我介绍flickr红人。

之前,因为喜欢拍照+喜欢吃,就产生了一个热爱美食摄影的我。

因为这个课+认识了...

New Life

去年整个前八个月都沉浸在不可自拔的悲伤情绪中, 还泪流满面的去考托福(笑)。

9月开始渐渐清晰自己想要的东西,至少是当下想要。年底开始申请学校。

生活需要来点改变,不然真是一种停滞不前,不知道该怎么办的状态。与其抱怨低迷,不如拿出行动,为自己做点什么。有些事情,做之前,多少都会觉得好麻烦,制定一个规划,完成之后,你就能到达一种异与别人的境地。

感谢妈妈的留学提议,感谢家人的支持。七年前考过GRE(天都7年了。。。),想来美帝读研,不过那会儿想的全是语言学或者教育类的。然后找了各种借口,因为不想异地,因为JD也很OK,各种,好像也就没再想过留学的事。

七年后,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...

© cheesequak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