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eesequake

光不是光,是口袋里融化的橙汁糖。
我不是我,是孤岛星球遗落的花朵。

可耻的借口

(一)知难而退 

有个同学,她爸爸给她灌输的“知难而退”的理念,影响了我好多年。她以前很优秀,现在虽不是那么熠熠发光,却也过着符合主流的幸福生活模式。

我也有好多次知难而退的经历,有时候也觉得效果还不错。一直深深觉得“知难而退”是种很绝妙的智慧。

可是,却也在不断地质疑,为什么“知难而退”至今都没有带给我我想要的生活?终于,认识到:因人而异,知难而退并不是属于我的人生法则。

知难而退,于我,真是一种很可耻的借口。如果再这样搪塞自己的人生,恐怕就要这样下去了。

(二)知难而进

为什么常常对自己不满?那些不满的地方,正是我退缩了不愿去尝试的地方。

可见,内心是有个声音愿意去...

关于交朋友(2)

虽然我总是与那些直觉暗示我“不太合适的人”保持着距离,但其实有时候直觉暗示我“不坏的人”也会出错。

在与人相处的过程中,总是在不断收获交友准则,处世之道。

我更看重精神上的和谐与同步。

Evan自己对交朋友很picky,他又说我太picky,哈也许吧。

反正,远离不守信的人,不会错。

Dec.20, 2014

(一)

收到了康小妞出游青岛寄来的明信片。带着几经辗转之后的折痕,一种努力抵达我手的风尘感。

Xiao对我说 :“人生守恒定律,年轻先经历苦难,至少我们还有青春可以承担这些,以后的人生会越来越幸福。”

病隙励志。

(二)

出于无奈,FB上被有几个不喜欢的人加了好友。比如一只老爱评论我发的,厌恶感升级中,不敢苟同就跳过,非逼叨两句干嘛。有几个人的post我总喜欢点“I dont want to see this.”但就一直没unfriend他们。

可能“厌恶感”是生活必需的一种调味品 。这种情绪本身也是能带给人快感的,竟有一种期待它升级的游戏感。

不过相信有一天...

Patient

 (一) 

今年属于我的关键词必须是patient。 亦“耐心”亦“病人”。好景仅三月不足,又突如其来的被病毒侵入神经。好好的冬假,以及2014年就这么悲壮的收尾么。后遗症和并发症都是未知,而美国的医生是不是也太高估亚洲人的自愈能力了呢。一种手足无措感。

(二)

心灰意冷的时候会觉得是不是下学期要休学一个quarter了呢。可是不想回家。

(三)

瘦成一道闪电是个诅咒。我记得吧年初随口这么一许愿,然后接二连三病痛无休止,体重因此掉了超级多。可是一点也不想以这种方式瘦下去啊。

然后这次New Orleans回来,胖瘦永远是女生们热衷的话题,大家都觉得来了...

无序态

(一)

有时候负能量很重。 

比如,一直隐隐觉得自己会没有好的归宿。(所谓的好归宿,符合主流的归宿)因为我逃避很多事情。

(二)

一直努力做个好人,当发现大家都对你好的时候,又开始不安。

(三)

好基友问我以后打算怎么过,完全说不出来。不知道该去哪里,既不想回也不想留的感觉。所以这种中间状态就是死掉吗??消失吗??(゚д゚lll)好消极的想法。经历过可怕的失去,已经没有更多可以失去的了。

(四)

感恩节在房间看剧吃东西,生活一整个无序的状态。在家闲待着超过两天以上,就会失去自我管理能力。整个宿舍楼超级空,到了晚上,各种恐怖场景浮想联翩。自己把自己吓得睡不着,忍不住半夜...

© cheesequak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