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eesequake

光不是光,是口袋里融化的橙汁糖。
我不是我,是孤岛星球遗落的花朵。

关于交朋友(1)

开学第一周,是最郁闷的一周,压抑到第二周约了学校的心理咨询师。第三周和咨询师聊了第二次。然后助教和泰迪开始关注到我,生活完全就不一样了。

 (一) 

开学认识了一些新朋友,都是新生。奇怪的是,后来证明,走的比较近的两只竟然都有严重的精神障碍。

第一周,先是紧张繁重的课业负担把我吓到,一周去一次超市都是奢侈。然后以为交了两个容易相处的好朋友,然而一只被ex骚扰到割腕,一只服过抗抑郁的药。在一起的时候,除了吐槽课业负担,就是我来倾听她们这些抑郁之事。除了负能量,还是负能量。也难怪我承受不了去找了心理咨询师。

(二)

她俩和我不同专业,大家又在经历新生必然要经历的适应过程, 所以在一起,除了互相交换负能量寻求平衡和安慰,完全没有任何积极有益的东西。和助教和泰迪在一起,完全不一样,我们聊摄影、聊专业、聊项目、聊无聊的、好笑的、有的没的,有益又带启发,常常笑到不知道在笑什么。

(三)

前几天一个中国留学生朋友问我,你怎么都不和中国学生hang out,好问题。。。我回说,因为大多数人都在上ESL课程,大多数人都在外租房,我就基本见不到她们,所以。这个回复不假,但似乎又有更多的原因。我没有走的很近的中国留学生朋友,只是知道他们,加过微信,在微信群里。在学校遇到,就聊几句,仅此而已。

我也不知道,也许生活方式不太一样。我无所谓一个人干嘛,甚至比较喜欢独处,可以实现对自己时间的自由安排。

(四)

跟老外朋友交流,相对来说,直白简单点。

记得自己发过一条微博:“同专业+三观合,再没有比这样的朋友更有聊了,既能互相欣赏,又能互相给建议,互帮互助,我理想的另一半就是这样子的。”就还蛮羡慕那些志同道合艺术家夫妇的。

突然想起一个小学时候学到的词汇:良师益友。

嗯,这就是我要说的,交点良师益友。

评论

© cheesequak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