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eesequake

光不是光,是口袋里融化的橙汁糖。
我不是我,是孤岛星球遗落的花朵。

Patient

 (一) 

今年属于我的关键词必须是patient。 亦“耐心”亦“病人”。好景仅三月不足,又突如其来的被病毒侵入神经。好好的冬假,以及2014年就这么悲壮的收尾么。后遗症和并发症都是未知,而美国的医生是不是也太高估亚洲人的自愈能力了呢。一种手足无措感。

(二)

心灰意冷的时候会觉得是不是下学期要休学一个quarter了呢。可是不想回家。

(三)

瘦成一道闪电是个诅咒。我记得吧年初随口这么一许愿,然后接二连三病痛无休止,体重因此掉了超级多。可是一点也不想以这种方式瘦下去啊。

然后这次New Orleans回来,胖瘦永远是女生们热衷的话题,大家都觉得来了美帝胖了,其实饮食结构也没怎么变,问题出在食材上吧。大家得出结论肉有激素。。。感觉不仅仅肉,别的食材也多少有点健康隐患。

然后随口一说瘦成一道闪电吧,回来病了。今年最严重的病。

就酱。

评论

© cheesequake | Powered by LOFTER